返回

第二卷 魏国风云 第028章 御前比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陆宇这才有机会看到这魏国的一国之君。这魏王年纪约在四十许,面相饱满,却略带些酒色过度的苍白,身材略显臃肥,头顶长而弧形的王冕,数十串以红线穿串的珠玉由顶处垂至额头,王袍仍以大红色为主,上面是星辰、日月与龙图案,显示出他君王的身份。魏王单人一席,而他的嫔妃们则分散到他身后的三席中,其中有一个是十几岁的男孩,陆宇心想大概那便是魏国太子了。

????宫女们为在座宾客们斟完酒之后,魏王举杯道:“大魏自先祖开创霸业,建国以来,各方面皆领先于各国诸侯;今日之大魏,此乃上天与先祖的恩赐,而在座众卿也功不可没。来,寡人敬众卿一杯!”

????众人一齐站立高呼,纷纷面向魏王举杯,仰头畅饮。

????陆宇暗忖这便是王者的气派了。

????魏王示意众人坐下用菜之后,又道:“奏乐。”

????两边的乐师又再度敲响编钟。笙乐响起时,只见数十名身姿曼妙的歌姬飘然而至,个个身穿半透明的红色长褂,梳着燕尾形发髻,似仙女下凡,舞动中的身段在半透明的长褂中若隐若现,教人看得如痴如醉。

????西门候在陆宇耳边说道:“陆兄切勿以为这便是天姿国色,稍后出场的燕女更令人心痒难当。”

????陆宇心生鄙夷,看西门候的样子,好像等会与燕人的比试乃是胜券在握,完全不放在心上一般。不过美女确是令男人精神振奋的,养眼也是一种长生之道。

????曲罢,众歌姬盈盈退下,众人还意犹未尽,仍沉醉在刚才的雪乳玉腿之中。

????魏王又道:“燕国使臣何在?”

????在龙阳君下方的前后两席四人同时站立,高呼:“魏王万福!”

????陆宇望去,只见前面二人身穿蓝色深衣,体形偏瘦,而后面二人身着武士服,由于距离较远,无法看清楚他们的模样。

????魏王道:“燕王喜派尔等向我大魏借兵,诚意何在?”

????前面其中的一个拍了拍手掌,只见由门口步入近百名美女,慢慢走入大殿。相比起刚才那群歌姬,这近百名美女的穿着更为开放,而且除了半透明的长褂,个个身材火辣,惹人遐想,果然如西门候所说,这燕女之美确是与刚才的歌姬不在同一个档次。

????那燕国使臣又再度拍掌,众美女随着编钟声的响起翩翩起舞。但若比起现代舞蹈,类似于火辣的钢管舞之类,这些美女的舞蹈不足以称之为火辣;但在这二千年前的战国时代中,礼乐却只有在宫廷内,是完全属于王族的产物,平民根本无法享受到这般的美景。显然这些美女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舞姿统一,而且不断在某些动作中加强了扭动腰肢的幅度,令修长的玉腿尽可能地展露,销魂如明月般的双峰更是在跳动中呼之欲出。一时间殿内只要是男人,双眼皆暴睁得快要随着燕女的跳动而掉出来,倘若不是乐曲,众男人咽口水与心跳声必定谱写成一曲全新的旋律。

????当众宾客皆沉醉于这群燕女的曼妙身姿时,忽听两声很不协调的拍掌声响起,众女的舞动闻声而止,盈盈退下。所有宾客硬生生地从乳林和美腿中“被迫”回到现实,除了每一张脸上现出的不满,许多人的目光仍随着那些燕女退去的方向,一直停留在殿门处不肯收回,似乎她们随时还会从那里再次出现一样。

????只听魏王说道:“这些燕女确是人间极品。”又对那燕国使臣道:“快将你们大王送来的武士一并传上殿来,让本王见识见识燕国武士是如何厉害。”

????燕国使臣口中称喏,十名武士昂首健步,整齐地步入大殿。这十人一看便知道经过一番挑选,无一不是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因有规定入殿不得带武器,故十人都是空手而行。到达殿中心立定之后,十人挺胸而立,脸上都是十分骄傲的神情。当那燕国使臣再次击掌时,十人齐齐单膝而跪,请魏王请安。

????虽不知这十个武士的剑术厉不厉害,但从其一致的步伐与动作来看,倒是像军人多过武士。

????燕国使臣又道:“除了歌姬百名,剑士十名之外,为表示诚意,我家大王特命小人为魏王献上千年人参十盒、北海夜明珠十颗,请魏王笑纳。”

????在他旁边的另一人手托两个锦盒,弓腰走到殿中心跪伏。魏王示意下,两名宦官徐徐走到殿中心,验过盒内的事物之后,将锦盒托到王席前跪下高举。

????魏王只是瞄了一眼,便示意宦官收好那人参与夜明珠,似乎并不为之所动。接着说道:“我大魏物华天宝,美女剑士亦不在少数,只凭此区区几条人参,几颗夜明珠,似乎不足以表明你家大王之诚意。”

????燕国使臣又说道:“魏王若肯借精兵十万,我燕国立即献上城池一座,小人更愿为人质留在魏国,以示诚意。”

????信陵君冷笑一声,道:“燕王的如意算盘打得真是响,但你们当田单是纸做的老虎吗?”

????燕国使臣道:“回信陵君:田单即使再厉害,也是一个凡人,只要是凡人,便必有弱点可寻。只要攻克其弱点,还怕它齐国不成为囊中之物。”

????魏王笑道:“口气真大。你叫什么名?”

????燕国使臣恭敬地答道:“小人剧鳞。”

????陆宇一听这名字,顿时感觉有些熟悉。忽又听魏王说道:“剧辛是你什么人?”

????剧鳞道:“正是家父。”

????陆宇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剧辛乃燕国名将,本是赵国人,在沙丘宫变之后入燕为将。而因为剧辛,燕国的国力才渐渐强大。燕国曾经仅用六个月时间将齐国打得落花流水,拿下齐国七十余城,剧辛功不可没。刚才那燕国使臣剧鳞自报姓名时陆宇之所以会感到熟悉,正是因为曾经在某处看过有关燕国的文章或资料。想到这里,陆宇不禁暗笑,是否在这时代所遇到的人,随口一说便都是历史名人或与之有关系。

????魏王道:“难怪看你信心十足,似乎不将齐国放在眼中,原来乃是剧辛之子。不过真正本事能否与他相比是另外一回事。”说罢,目光环视大殿一周,最后又落在那剧鳞身上,正色说道:“经寡人与众爱卿商议,决定借兵于燕国,我军全力协助燕军,以一战为期,不论成败,燕国当遵于诺言。”

????剧鳞等四人大喜,忙跪拜谢恩。随后所有宾客亦跪拜高呼:“大王英明!”

????陆宇跟着众人一起跪拜时,已经十分讨厌这种动不动便跪拜高颂的礼节,吃个饭都要跪几次,心想若换成鼓掌该多好。

????魏王又道:“世人皆说,当今世上,剑术之精莫过于齐鲁,而我大魏龙阳君亦享负盛名。”说到这里的时候,双目停落在龙阳君身上,只见龙阳君当众对魏王抛了一个“媚眼”,令陆宇看得全身起疙瘩。虽然龙阳君与安厘王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事情,或许在这个时代中里同性风气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在此众目睽睽之下公然“秀恩爱”,在他看来却是令人作呕的行为。

????魏王又接着说道:“虽不似齐人自夸天下第一,但寡人亦不认为我大魏剑士低人一等。寡人有个提议,由我大魏派出剑士,与你们此十位武士切磋剑术,众卿以为如何?”

????所有宾客正等着这一刻的到来,当然齐声叫好。

????气氛开始又热闹起来。

????果然魏王立即喝道:“蛟龙侠陆宇何在?”

????陆宇也在心想这一刻终于都到来了,不知道是否会如想象中轻易夺得这头彩。当下忙站起来走到殿中跪下行礼,高声应道:“小人陆宇,拜见大王。”

????魏王道:“你涉及国婿一事,理应问罪,但明姬公主和信陵君均为你担保,故寡人姑且信之。”又道,“你单人匹马抵挡三百山贼,令明姬公主安全回到魏国,此事寡人重重有赏。”

????陆宇高声谢过魏王。

????魏王又说道:“蛟龙侠之名号现在大梁无人不知,令寡人十分好奇,一直想看看到底你是否如传说中那般厉害。寡人现在宣布,今晚御前比剑,第一场比试由你对阵燕国剑士,你可有异议?”

????陆宇用自信十足的声调高声答道:“大王有命,小人定竭尽所能,绝不令大王失望。”

????魏王满意地点头道:“好!若你赢得比试,寡人必再重赏。”说罢又对剧鳞说道:“燕国剑士由你决定上场次序。”

????剧鳞拱手说道:“禀魏王,小人抵达大梁虽只有三日,但亦听说了蛟龙侠的事迹,据闻其剑术十分厉害。而传统的一对一比剑相信魏王与在座各位大人皆已见惯,故小人提议,若魏王恩准,不若由小人在十名剑士中挑选二人对阵蛟龙侠,如此相信更为精彩,亦可令在场所有人大开眼界。”

????此言一出,在座众宾客立即一遍哗然。陆宇心里暗骂这剧鳞竟然这么不要脸,而自己知自己事,一对一胜算或许比较大,若一对二,剑术有限、缺乏对阵经验的自己恐怕难以招架。抬头望向信陵君时,却见他暗暗对自己点了一下头,不禁又在心里问候了他祖上几代。

????魏王哈哈一笑,道:“好!但陆宇保护明姬公主有功,寡人还没好好赏赐他,故比试应点到即止,不可伤及他。”

????剧鳞又道:“禀魏王:我燕国武士一向只习杀人之术,若只限于点到即止,恐怕难以施展剑术,况且兵器无眼,小人斗胆再请魏王准许他们自由发挥。”

????此话又令所有人哗然。陆宇望向剧鳞,在心里问候了他祖上十几代,自己从未见过此人,更谈不上得罪过他,为何此人好像一再要置自己于死地?

????魏明姬终于忍不住喝道:“大胆剧鳞!你没听到大王说不可伤及陆宇?竟然一再厚颜无耻地增加要求,你何不直接说让陆宇单人对阵你十武士?”

????那剧鳞想要回话,陆宇抢先一步道:“请大王就此下令,小人定不会令大王失望。”心想凭着鬼谷子所授的这七剑,再加上自己来自两千年后的头脑,难道会比两个古代人差到哪去?

????魏王闻言大笑,道:“好!今日就让燕人开开眼界,教他们的武士知道我大魏剑士并非浪得虚名!”说罢,对剧鳞道:“还不挑选武士上来?”

????那剧鳞唤道:“慕川、慕河听令!”

????只见那燕国十位武士中站出二个人高马大的武士,高声道:“小人在!”

????剧鳞又道:“由你二人出场,好好领教蛟龙侠的剑术!”

????二人又齐声道:“领命!”

????陆宇见这两个人都比自己高了个半个头,论体型更是比自己大只,虎背熊腰,双臂青筋暴现,一看便知此二人不简单,表面上自己已经处于下风。那剧鳞挑选出这两人来与自己对阵,想必定是有信心击败陆宇。不过体型亦可能会是缺点,或许灵活上不如身材较小的自己。

????魏王站起来道:“赐剑!”待宦官把剑递给慕川、慕河、陆宇之后,又高声宣布:“寡人宣布,比试开始!”

????实际上,陆宇占了唯一的便宜,便是手中破军剑。兵器用得熟手,在对战中无疑已经增加了胜算。而那两个燕国武士用的是魏王所赐的剑,即使二人是用剑高手,亦不可能一开始便用得顺手。

????自宴会开始,龙阳君一直没开过口,只是一双眼睛不时落在陆宇身上。

????对方二人已经摆开对战的姿势,一副要把陆宇吞下去的样子。

????陆宇面对二人而立,并没有立即拔剑,只是暗地里调整好自己的呼吸节奏,“灵龟剑”已在蓄势待发。

????慕川、慕河同时暴喝一声,齐齐举剑攻向陆宇。

????陆宇眼见二人似乎是对着自己左右肩攻来,但慕河手中的剑比慕川稍微往下斜了半寸,极有可能是攻自己的中路。果然,二人离自己越近,两剑指向偏离越大。电光火石之间,陆宇抽出破军剑,双脚微往下曲,左手剑鞘下沉。正当陆宇闪电般地做完这几个动作时,兵刃相交发出的声音与众人的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陆宇拔出的剑在胸前划了一个半弧,正好挡住了大攻向自己右肩的剑,而沉下的剑鞘则不偏不倚地挡住了慕河攻向自己下盘的剑。那慕河显然没想到陆宇不但估算出自己的剑路,又以剑鞘抵挡,顿时动作稍有停滞。陆宇打铁趁热,右手挥剑卸了慕川的剑劲,同时顺势压住慕河的剑,将自己的身势撞入他怀中。

????慕川感觉剑上所用之力如泥牛入海,不由自主地向前踏去。

????慕河更是狼狈,陆宇的招式全未见过,手上的剑被他以剑鞘压着,只得猛向后退去。

????陆宇迅速向慕川的屁股上“赠”了一脚,猛地稳住身形,上半身同时向右后转动,将手中的剑鞘以视线水平抛向慕河,而下半身亦在此时调整过来,破军剑刺向慕河。

????“铛!”定住身形的慕河用剑荡开陆宇扔过来的剑鞘,破军剑已经到了跟前。避无可避,慕河只能仓促举剑力挡陆宇的剑。

????陆宇顺着被他荡开的力道挽了一个剑花,再欲刺去时,脑后破风声起。

????这一切几乎都是在眨眼间发生。陆宇没想到慕川这么快便能再次攻向自己,虽然在他屁股踢的那一脚力度并不大,但他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止住向前冲去的身形,回身刺向陆宇,可见此人反应也是非常快速。在众宾客再次的惊呼声中,陆宇一个侧身,脸几乎是贴着慕川刺来的剑避过。而他当然不放过这近身的机会,左手迅速成掌,对着慕川的下巴托去。而此时慕河的剑也已经到了陆宇的跟前。

????只见陆宇手中破军剑芒暴涨,剑在手中如转珠一般灵活,每一剑都连接着下一剑,毫无半点间隙,在众宾客看来,陆宇有如天神下凡,似乎有着无穷尽的剑招,此正是“转圆剑”。而当中又混杂了“伏熊剑”的剑路,一时间竟反守为攻,使得慕河手中的剑突然不听话般,完全被陆宇的剑路所牵引,根本无法占得分毫便宜。

????慕川在猝不及防中,下巴被陆宇一掌托中,虽然不至于倒下,但这一掌也将他托得七晕八素。踉跄退了几步之后,回过神时,陆宇与慕河已经打成一团。只听他怪叫一声,又往陆宇右侧刺去。

????这二人之间的默契度并不算高,任何一人的剑术相比起荆杰、西门候亦有所差距。但二人加起来,恐怕荆杰与西门候也难以招架。陆宇首先在兵器上占了便宜,再加上鬼谷子所授的剑术岂是一般剑士所能对抗?而在交手中,陆宇发现慕川的剑术又较慕河差了一些,故在剑来剑往中,十剑之中至少有七剑是对付慕河,力求迅速解决慕河,而剩下对付慕川的三剑里面,则是虚实多变,令慕川分不清真假。

????在且战且退中,慕河已经竭尽所能,接了陆宇数十剑,而持剑之手的虎口已经因为挡住陆宇的杀招而发麻,眼见陆宇手中长剑突然横扫而来,所攻之处正是自己咽喉,忙竖剑抵之。哪知陆宇手上的破军途中突然转动,变为斜挑。饶是慕河反应够快,惊魂未定中急忙往后退去,但陆宇的剑尖还是削断了他额前的一小撮头发。

????陆宇心叫一声可惜,若自己速度再快些,定可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号。但慕川已不容许他多想,剑尖已经到达陆宇身后一步之内。回身挡剑已经不够时间,身体忙向左前方倒去,同时右脚急提,闪电向后上方踹出。这一脚刚好踹中慕川手肘,随着慕川的叫声,他手中的剑也因手臂上传来的强大麻痹感而脱手。

????“铛!”慕川的剑掉落在地,众宾客大声叫好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陆宇不容许他再有喘息之机,右脚落地时,手中破军剑已如鬼魅般刺向慕川的咽喉。

????“大哥!”慕河在陆宇身后大呼一声,不用回头看,也知道他已经举剑攻来。假若陆宇一剑刺入慕川咽喉,在这么短的距离内绝难以回身应付慕河。但如果回身,便会失去解决慕川的机会。

????剑锋一转,陆宇突然收剑前冲,以剑柄撞击慕川肋下,对方为求保命,在短时间内原本只有下意识举起另外一只手去硬挡陆宇刺来的一剑,完全没想到陆宇会变招,只觉一股剧痛由肋下传来,“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连连倒退,竟被陆宇的一击撞倒在地。

????包括慕河在内,在场所有人,全然料不到陆宇竟会这么做。

????而陆宇又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慕河面前。对方剑路略有迟疑,陆宇已经发现他露出的至少三处破绽。剑光闪过,慕河眼前突然一片白芒。当他回过神时,由右腋下方的一声衣服破裂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不知道何时陆宇已在他的背后。

????在场众人却看得明白,陆宇身形之快犹如鬼魅,在以剑柄撞击慕川之后,以慕川的身体作为借力点,如灵猴般弹了出来,然后在冲向慕河的途中迅速挽了一个剑花,以剑面借力灯火之光反射在慕河眼睛,最后全身卷曲,从慕河刺来的剑下避过!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