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初涉战国之魏国风云 第042章 名剑龙阳(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只听龙阳君乐道:“玄微真君的功夫早已登峰造极,莫说区区几只老虎,就算是百万雄师他亦不会放在眼里。”

????陆宇听得出龙阳君语气中带有敬意,想必应该是见过鬼谷子,不由在心里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虽然自己很抗拒同性恋。

????西门候看到龙阳君对着陆宇的眼光似乎有些异样,忙暗地里“提醒”陆宇莫要被他所迷惑,让陆宇哭笑不得,自己再怎么样也不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吧?

????龙阳君并未发觉二人的动作,把荆杰先叫到中间来,说道:“本君曾拜见过玄微真君,可惜无缘见识他老人家的绝世剑法。若蛟龙侠真是云梦山弟子,剑法必定非常厉害,荆杰你切勿小看。”

????荆杰嘴上虽然应是,但脸上却仍然一副不以为是的神情。

????又唤陆宇。当陆宇来到龙阳君右侧的时候,只听他又说道:“刀剑无情,二位请点到即止,切莫伤了和气。”龙阳君说罢,手中酒杯往地上猛地一掷,大声叫道:“比试开始!”

????陆宇心想,若是点到即止,那岂不是更增加了击败荆杰的难度?

????酒杯落地而碎,在龙阳君急退时,荆杰跨步而上,手中长剑已经离鞘,对准陆宇疾刺而来。这一剑又与在城门时的手法如出一辙,当时被陆宇巧妙的一剑所化解。

????但同样的错,荆杰岂会一再去犯?陆宇看出他的步法有些不同,荆杰的这一剑看似刺向自己的胸口,但又随时可以攻向自己的双肩。

????就在荆杰的长剑离自己五六步的距离时,陆宇猛地往身后右侧退了一小步,同时破军剑离鞘,剑鞘脱离左手,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以快速的旋转抛向荆杰。

????这一抛,令荆杰不得不去避开这剑鞘。荆杰当然没想到陆宇竟然拿剑鞘当作暗器。

????若不避开,必定会被打得鼻青脸肿。

????就在他侧身避过剑鞘的同时,陆宇已经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时机,破军剑刺向荆杰面门!

????荆杰大骇,急忙转动长剑,在身前挽起一团剑花,顿时只听两剑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眨眼间已经格挡了陆宇十数剑。

????众人大声叫好的同时,荆杰反守为攻,不敢再小看陆宇,终于全力出招,丝毫不留余地,以求快速击过百剑而立于不败之地,到那时就算没有胜过陆宇,也能使陆宇大扫声威而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陆宇正是要让荆杰全力出手,在急攻之下寻出他露出破绽的地方,再将他一击而破。在云梦山练了近两个月的心法,每日从早练到晚,视力、体力以及反应能力已大大提升,又经鬼谷子悉心指点过剑法,如今破军剑在陆宇的手中已经像一只灵活的蛟龙,使得荆杰的快剑无法攻破陆宇的防守大网,反而更快地消耗了荆杰的体力。

????此时陆宇使出的正是鬼谷子所授的“伏熊剑”。

????而当中又混杂了“螣蛇剑”,以缠字诀的精巧细致,逼得那荆杰毫无喘息的空间。虽然没有鬼谷子使出的那般威力,并且为了保持自己的体力,螣蛇剑招被陆宇所大大简化,但其厉害已叫荆杰大感吃不消。

????有时陆宇又故意露出一点让荆杰所能看到的“破绽”,令荆杰不得不抓住“时机”去作出攻击,但每一剑却又被陆宇巧妙化解,逼得他连连倒退。

????此时二人交剑已过三十余剑,荆杰没有想到陆宇的剑招竟如此精妙,比起在城门那时已判若两人,顿时以为陆宇比剑那时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如今故意在众人面前羞辱他,就像猫捉老鼠一般,玩够了再吃掉。

????这种心理令荆杰不由大怒,当下暴喝一声,身子猛地往陆宇一冲,长剑随着灵活的手腕变换了几个剑花之后,有若游龙一般地斜劈对方面门。

????这一剑的动作一气呵成,又带着强劲的杀气,誓要一招将陆宇击毙。

????如此惊人的剑法,在场除了龙阳君与西门候之外,其他人哪里见过,都不由地发出惊呼声,包括玉儿在内,轰然叫好。

????连西门候也不禁暗暗为陆宇捏了一把汗。若陆宇无法招架的时候,荆杰必定会乘胜追击,狠下杀手,他已经作出了决定,一旦看出陆宇露出真正的破绽,自己必定拔剑相助。

????在其他人看来,二人的比试中,虽然表面上是荆杰占了上风,但是只有龙阳君才知道荆杰其实是大耗体力,精妙之处在于陆宇时攻时守,攻中带守,而守中又带攻,在陆宇防守之时总设有圈套将荆杰引了进来,令他毫无喘息之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百剑之限,荆杰败在陆宇手下是迟早的事。

????陆宇心中暗笑,暗忖终于迫得这荆杰使出这一狠招。就在长剑逼近时,陆宇看准了时机,一剑击在荆杰那长剑的末端。

????“锵!”荆杰的长剑被荡开,身子却一时收不住,仍然向陆宇冲了过去。

????陆宇手中的破军剑暴出一片白光,终于使出“鸷鸟剑”。

????散势者,神之使也。用之,必循间而动。

????这是鸷鸟剑的精要,利用敌人露出的间隙,散发出威力极强的剑招,每一剑又都不按招路,令对方无从招架。荆杰已被前面数十剑耗去大半的体力,刚才那视为自己最厉害的一剑又使了全力,却不料被陆宇所荡开,虎口以及手腕已经发麻,终于,在狼狈挡了陆宇七八剑之后,手中长剑脱手而出,抛向空中。

????此时正好第四十八剑。

????陆宇心叫机会来了,破军剑立即反手一挥,在所有人的尖叫声中,鬼魅般地抹向荆杰咽喉。

????突然感觉脑后破风声起,陆宇心下暗叫不好,只得急忙收剑,侧身前移,迅速转身。条件反射下,手中破军剑一横,一把剑不偏不倚地击在了陆宇的剑上。

????“当!”

????陆宇虎口发麻,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定眼一看,只见龙阳君接住了荆杰那把快要落到地上的长剑,仍然保持着斜指的姿势,这才知道原来是他发觉自己要杀了荆杰,竟抢先一步阻止了自己。

????荆杰仍然惊魂未定,几乎都不知道是怎么捡回一条命的。

????包括西门候在内的所有人,一时都看呆了。

????陆宇心中暗叹可惜,若不是龙阳君出手阻止,荆杰已经命丧自己剑下了。

????龙阳君笑道:“蛟龙侠果然不愧是云梦山门人,此等剑法如非玄微真君亲自传授,又怎会如此厉害!”

????陆宇收剑立定,也学他笑道:“君上过奖。君上闻名于大魏的第一剑法,在下早已听闻,今日一见果然名符其实。”

????这个马屁把龙阳君拍得娇媚地一笑,道:“如今陆爷已在百剑之内胜过这场比试,本君也会履行诺言,从今以后担保在大魏无人够胆为难你。”

????对于他那一笑以及突然改口称自己为“陆爷”,陆宇不禁在心里重重地打了一个冷颤。从一开始,虽然他的手下荆杰对自己有偏见,且在比试中陆宇对荆杰重下杀手,但龙阳君非但不生气,对他的态度还越来越好,莫非……

????陆宇顿时感到全身冒汗,但仍然对龙阳君行了一礼:“谢过君上。”

????龙阳君满意地点点头,把头转向荆杰:“还不快给陆爷致歉?”

????荆杰此时还未从刚才的生死边缘中脱离出来,被龙阳君一叫,顿时吓了一跳,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无奈主子对这陆宇此般客气,当下也只有忍气吞声,向陆宇拱手作了个礼,语气生硬地道:“荆某先前有眼无珠,不自量力,请陆爷莫要放在心上。”

????陆宇见他嘴上这么说,眼中杀机却一略而过,似乎心中不满。

????不过自己本身与他并无仇怨,想杀他不过只是西门候的意思,如今已重挫了他的锐气,心想也就算了,于是便哈哈一笑,道:“荆先生言重了。”

????也不再理其他人,与西门候二人便往楼内走去。

????重回包间,才刚坐下,龙阳君与玉儿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西门候大骇,正想起身,却听龙阳君娇声说道:“二位不必多礼,不知是否欢迎本君与玉儿姑娘?”

????陆宇和西门候齐齐心想,玉儿姑娘的到来当然是无限欢迎,而至于你龙阳君这位基佬嘛,那就另当别论了。但是表面上肯定不会表现出来,更何况眼前这位美男子在魏国的身份可说是举足轻重。

????等龙阳君与玉儿坐下来之后,西门候吩咐小柔为他们摆上酒杯与碗筷,又让她带着几个花姑退下,自己亲自为众人的酒杯中斟满了酒,举杯道:“小人先前对君上的门客有言语上的冒犯,但绝非是对君上不敬,望君上大度,切勿怪罪于小人。”说罢便仰头饮尽杯中的酒。

????龙阳君也喝完一杯,笑道:“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本君哪会怪罪。”又把头转向陆宇,一边往自己的酒杯里斟满酒,一边道:“来,就为云梦山的蛟龙侠再干一杯。”

????陆宇心想,如若每人再一对一地来干上几杯,那估计自己的那点酒量便要在这青楼里给考倒了。

????于是便举杯说道:“君上客气了。此杯应先为玉儿姑娘那曲天籁而干。”

????同时偷偷把眼光射向玉儿,心想你要喝酒总该把脸上的薄纱摘掉才能喝吧?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