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初涉战国之魏国风云 第066章 刺杀之计(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自从陆宇对她进行试探后,她便以奴婢自称。

????陆宇笑道:“不要奴婢前奴婢后,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奴婢。”

????代姬低下头,脸上蓦地红了起来,柔声说:“奴家生怕陆爷再次不要我哩。”

????陆宇随她走过来,只见案几上摆放着一条已经完工的内裤和一条长裤,顿时又高兴起来,拿在手上研究了一番,不住夸道:“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这下终于解决了没有内裤更换的问题,陆宇几乎忍不住想要试穿。原先那条一同穿越来的内裤已经快要破了,本来一直担心破了以后要像这些古代人一样用一条布随便包几下,那上个厕所都难。

????代姬见他高兴,也在一旁乖乖地享受他的称赞,脸上满是幸福的神情。

????距离护送魏明姬的邯郸之行还有两日。

????果然通过凌梵与龙阳君验证,那个被杀的人并不是什么荆杰的手下,相信是信陵君找了个死囚当替死鬼。

????经过连续四日的追查,龙阳君方面告知朱亥在这段时间里几乎都在大约午时三刻必到武士行馆。

????于是他们确定这是他每日必做之事,而在午未交接的时候,从武馆的后门去魏王宫的人都是不同面孔,而且每次一入宫,跟踪的人便失去了线索,警惕性之高,令他们无从得知他们在宫中的接头人是谁,怀疑与魏王有关,甚至接头人有可能就是魏王。

????而这个人会在酉时回到行馆,约酉时一刻之后,朱亥才回信陵君府。

????在第五日的时候,龙阳君算准时间入宫面圣,果然一到申时,魏王便找了个借口将他遣回。虽然他不敢肯定,但却觉得魏王非常可疑,相信脱不了关系。

????剩下的时间不多,章武在帛函中提到已经商议好刺杀朱亥的时间和地点,并将计划详细告知陆宇。

????肖正文已经能够下床走动,兴奋得跳到陆宇背上欢呼。

????陆宇当然也高兴,“盛神法”果然是不可思议的内息调理之法,竟能令一个受重伤的人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下床走路。不过那也是因为小文的胸骨没有断,否则情况就大大不同了。

????肖正文欢呼了一阵之后,对陆宇说:“二哥,小文已经恢复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大哥和凌姐姐?”

????陆宇轻轻一笑,拍拍肖正文的肩膀,说道:“很快,相信二哥。”

????肖正文睁大了双眼,用力地点头,露出一脸大写的高兴,然后又对他说:“近日小文发现一个女子甚是古怪,时常出现在房外,还一直往里面偷看我,好像是这府里的一名婢女。”

????陆宇差点笑出声,那不正是凌梵吗?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他,只好说:“会不会是她喜欢上小文啦?”

????肖正文露出讶异的表情,随即又瞪了陆宇一眼,说道:“看样子她可比小文要大上几岁,二哥是骗人的。”

????陆宇哈哈一笑,摸摸他的头,又吩咐他不能因为能下床活动了便不练功,肖正文被他叨念得有些不耐烦,又不敢不听,一直鼓起腮帮的样子惹得陆宇忍不住大笑了一阵。

????按照计划,陆宇被玉儿派婢女邀请到醉兰坊一见,西门候因为有公务在身不能陪同,嫉妒得要命。也幸好他连日来都有事情,要不让他跟到醉兰坊去,很多事都做不了,更别提要去杀掉朱亥了。当然这些也早已在陆宇的计划之内。

????玉儿见到陆宇时仍是戴着面纱,那双迷人的大眼睛里完全看不出一丝紧张,可见她十分镇定。反而陆宇是第一次主动要去杀人,内心同时有多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他知道那是紧张的表现。

????玉儿轻抚他的胸口,将一杯酒递到他的手上,柔声问道:“陆大哥紧张吗?”

????陆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说不紧张那是骗你的,但我绝不会让它影响今日的行动。”又说道:“酒便不要了,大哥怕不胜酒力。”

????玉儿笑道:“这酒是给你暖身的。”说罢,抬头在陆宇脸上留下香吻。

????这鼓励的一吻令陆宇瞬间信心十足,但他并不是为风花雪月而来,乃是借醉兰坊作为掩饰。玉儿将他带到后院,在武士服外又作了一身平民的打扮,打散头发,又在脸上涂了一些混合过泥土的粉末,令他看起来更像个农户。

????虽然没有镜子可以看自己乔装之后的面目,但从玉儿满意的表情看来,似乎自己的变化还不小。

????为防万一,陆宇的破军剑留在了醉兰坊,又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柄短剑、一把匕首藏于衣内。虽然把称手的武器弃之不用是为了怕身份暴露,但因这两种武器都有携带方便,利于隐藏的好处,是他特地挑选的武器,经过昨晚的思考,觉得这可能会在今日的行动中有特别用处。

????玉儿再为他的左臂绑上一条黄色的布带之后,打开了后门。

????候荣以龙务之的身份在信陵君府时易过容,故没有多加打扮,只是和陆宇一样换上平民的服饰,在后院门口接应他。因为陆宇并不知那武士行馆的地点,候荣一边带路一边和他描述那里面的环境,还有武士的数量,守卫的位置。而令陆宇赞叹的是,章武则已经带了龙阳君两名武士埋伏于行馆内及周围,直接证明了龙阳君的实力。

????根据帛函里所说的计划,只要那个人从后门出来,经过某个路段的时候,埋伏在旁的武士会立刻将他制服,而章武则会在未时一刻发出讯号,通知他们联合动手。虽然那里面已经说得很详细,但候荣还是生怕陆宇忘记的样子,又重新跟他说了一次。

????二人在午时之前赶到武士行馆附近一间民房,为了行动,他们迁走了原来的住户,现在已成为一间无人居住的空房。里面除了放着他们所要用到的物品,再无他物。

????候荣取出一套带有钩爪的绳索,那是为了攀登所用,陆宇终于见识到在古代原来真的有这种东西。这间武士行馆共有二层,后院有一棵杏树,高过四米的围墙,这是他们所选的第一个落脚点。

????树枝上压满了银色的雪,大大减少了摩擦,故他们只是借助杂乱的树枝作为掩护,然后迅速避往第二处落脚点。

????如果不是寒冬,茂盛的枝叶足可让他们隐藏得更久,可惜季节不讲情面。

????四米而已,何须绳索?陆宇心里暗暗嘀咕着,只要那不是一面光滑的水泥墙,只要借助跑步的惯性,一人先在墙边作为人梯,以他的弹跳力,手掌绝对能够搭上,再往上攀便能上墙,何必用绳索?而且上去了之后还要把绳索收好,否则后果可想而知。

????难道候荣的弹跳力极差,又或者他认为自己无法跃上这堵砖墙?

????此时刚好是院内守卫交班时间,机不可失,候荣与陆宇迅速到达墙边,只见候荣大臂一挥,钩爪脱手而出,直接勾在了杏树两截分叉的枝梢处。

????稍微往下拉紧了之后,候荣纵身跃起,单以双臂之力攀绳,只听“嗖嗖嗖”三声,人已经稳稳地站在了杏树上面,竟然没有半点雪块落下。

????陆宇见得目瞪口呆,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候荣攀绳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像背后长了翅膀一般地飞了上去。

????超过四米的高度,一跃,左右手交替抓攀才三下,每次抓住绳索的瞬间,都把自己的身体往上推了一大截,就好像根本没有重量一样,而且没有碰落树枝上的雪,这样的身手,谁敢说他弹跳力不好?这不是轻功又是什么?

????候荣在树上打了手势,让陆宇赶紧跟上。陆宇心想可不能在他面前丢脸,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弹跳力还是比较满意的。

????于是暗提一口气,学着纵身一跃,抓住了绳索。正想往上攀抓时,忽觉自己已经在往上升,往上一看,原来是候荣在拉。这下子陆宇倒乐得轻松,省了点力气,任由候荣把他拉上去。

????两人在树上立定,杂乱的树枝可将他们的身形遮掩,又由于在高处,下面的人正常不会往上盯得那么仔细。

????此时院内一片寂静,守卫交班的时间刚好有这半刻钟的时间,为陆宇他们提供了机会。

????陆宇这才发现后门开在另外一面墙,门外的守卫则一步不离,看样子必须等到交班的守卫过去才会离开,以保证每刻都有人在岗。而后院的守卫属于巡卫,即使不在交班时间仍会有空缺的机会,不过你要保证能在半分钟内翻上四米高的墙头,然后迅速下墙藏好行踪。

????这棵杏树,有一处枝梢恰好延伸到最下层的屋檐的剪边上。

????这是一座双重屋檐的建筑,陆宇他们选择了下层屋檐作为第二处落脚点,然后藏身于两檐之间的墙下,因为那在堵墙有一窗,正是朱亥在这里办事的专房。而那扇窗将会成为这次行动的关键。

????但树枝延伸的末端绝对不够支撑力,没有着力点,跳过去也是不可能的事。

????要如何落脚到那处屋檐之上呢?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