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卷 邯郸战龙之名振赵魏 第086章 美人之计(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平陵,又一座见证历史的古城。在抵达之前,慕氏兄弟便与卫聪一起,向陆宇滔滔不绝地说起这座城池发生过的种种事迹,当然最为出名的肯定是“围魏救赵”的桂陵之战了。

????陆宇又怎会不知道这场战斗,乃是孙膑与庞涓师兄弟之间的较量,最后以孙膑胜出而令魏人引以为耻。

????泰国的崛起,令天下诸侯惶恐不安,魏国更是首当其冲,一直与秦军作战,一直到商鞅为泰国改革时,魏国也醒悟到只有统一三晋,才能打败秦军,重新坐上霸主的宝座。

????最初三家分晋之后,关系一直维持得不错,也曾齐心协力共抗外敌。然而关系好的一代总会老去死去,三晋之间虽然还有联姻,但之间的关系却已经淡了下来,加上三晋的地盘本来就是连在一起,难免发生争斗之事。

????当时赵国为了扩大势力范围,出兵攻打卫国,让魏国产生不安的感觉,最后决定出兵干涉,以庞涓为将,攻打赵国,其意在用武力来统一三晋。

????魏国在三晋之中最为强大,甚至能与强秦匹敌,赵国肯定招架不住,于是便向齐楚两国求援。楚国表面上答应,实际上却是为了占些小便宜,只进攻了魏国的南面,对战场的影响几乎为零。

????那齐国也是另有打算。当时齐军的军师乃是孙膑。据传孙膑因受庞涓迫害而惨遭膑刑,身体残疾,后投奔齐国,这一战亦渗杂了孙庞二人的私人恩怨。孙膑出兵攻打魏国重要区域平陵,意在切断庞涓的补给和退路,但却只是派了两支很弱的队伍,一直对庞涓进行干扰,又拉拢了邻边的卫国和宋国,终于令魏国中计,派庞涓出兵攻卫。

????而庞涓却不知这是孙膑的“减灶计”,认为齐军不堪一击,一路猛追,直至桂陵,谁知齐国真正的兵力就伏在此处。当庞涓率军入彀时,孙膑下令攻击,这一支魏军几乎全军覆没。

????而庞涓和孙膑的师父,便是鬼谷子。

????想到此处,陆宇不禁又冒了一身冷汗。要知道桂陵之战发生在一百年前,而鬼谷子还是孙膑与庞涓的师父,那么鬼谷子究竟活了多少岁?陆宇记得当时他说的是“已超古稀双庆”,按字面理解,便是超过了一百四十岁,超过多少,却没有言明,难道鬼谷子真是已经得道成仙?

????并且,像龙阳君一样,当陆宇提起见过鬼谷子时,龙阳君完全当成是理所当然的,这也太过恐怖了吧?

????眼前的桂陵乃是一条十分狭长的山谷,如果在两边布满伏兵,确实是一个理想的埋伏之处。光是通过这里,已经令人心下生寒。

????由大梁出发至今已有七八日,却不知道章武和肖正文那边的情况如何。

????带着杂乱的思维,陆宇发现队伍已经通过了这条令人压抑的山谷,而天色也暗了下来。不等他吩咐,探子已经寻到一处适合扎营的地方,通过卫聪来报,于是便下令加速,尽量赶在天黑之前安顿好一切。

????今天的天气较好,并没有下雪,但仍是非常寒冷。慕川和慕河打了几只山兔回来加菜,令陆宇精神为之一振,看他们忙着搭架准备烤兔,心想如果能加点烧烤酱,味道肯定更美。

????不过首先享用这美味的却是魏明姬与陆宇,其次才是范辛、卫聪他们,分到众武士那里,几乎都只剩下一口汤了。

????回到营帐之后,陆宇还未来得及坐下,卫聪的声音突然在营帐外响起:“禀将军,有贵客到。”

????陆宇愣了一下,这时候有什么贵客?还没应他,却见数人直接进入营帐之中,正是章武、肖正文几个人。当下大喜,起身叫了一声:“大哥,三弟。”

????章武也是非常开心,但小正文更是激动,已经跑到陆宇身边,撞入他怀里,亲切地叫了声“二哥。”

????另外两名武士打扮的“男子”映入陆宇眼帘,定睛一看,竟然是凌梵和代姬两人。只见凌梵已经脱下了“小寰”的面具,还原了仙子的面貌,见到陆宇盯着她看,便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顿时让陆宇觉得十分温暖。代姬却有些羞涩,不过仍然红着脸向陆宇行礼。

????陆宇心中甚是欢喜,凌梵与代姬两人都是大美人,就这么穿上武士服,那些古代人就真把她们当成男人了吗?

????不管怎么说,见到他们四人,陆宇心头的大石终于放下。

????陆宇忙招呼他们坐下,又问他们吃过饭没有,又问肖正文的伤势如何。

????卫聪识趣地告退。

????听到陆宇说起杀了龙务之的事,章武说道:“二弟这次还真的做对了。那龙务之确是真的龙务之,身份不假,但却是我门败类。三师兄以前正是因身份被识破,才被迫离开信陵君府。即使二弟不动手,我也会找机会杀了他。”

????陆宇恍然大悟,没想到候荣化名龙务之,而这龙务之却真有其人,还真的是云梦山的叛徒。而且陆宇更加没想到自己为了怕章武他们的行踪被发现,选择杀了龙务之,竟然还被自己做对了。

????凌梵赞道:“数日不见,陆大哥剑术一日千里,竟能用十几剑杀了那人。”

????陆宇尴尬地笑道:“若非有慕氏兄弟消耗了他大半的体力,我可能三五十剑都杀不了他。”

????众人莞尔。

????陆宇又问道:“你们离开信陵君府时,没有惊动到信陵君吧?”

????章武正欲开口,肖正文却插嘴说道:“当然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莫说是信陵君,就是一个下人都没发觉。”

????凌梵笑道:“其实我们是第五天才离开信陵君府。”

????陆宇愕然,问道:“不是说第三天就走吗?然后你们三天就追上我了?”

????肖正文又插嘴说道:“可不是,代姬姐姐和凌姐姐为了要快点见到你,累死了两匹马呢!”

????章武大笑,代姬却羞得头都没有抬起来。凌梵捏了肖正文胳膊一把,痛得他直呼二哥救命,气氛甚是融洽。

????原来当日陆宇离开大梁之后,西门候便派两名武士住到了肖正文隔壁的房间,以作监视。凌梵也十分着急,因为秘道就在那间房里。为了不惊动信陵君府里的人,凌梵还趁着和女眷上街时,偷偷在玉儿那里得到了一包蒙汗药,以备不时之需。

????这时候荣与章武奉龙阳君之命,着手要毁掉囚禁儿童那处罪恶之地。

????那正是陆宇离开大梁的第一天晚上。

????由于龙阳君事先已经掌握了藏在大梁城郊这个贼窝,故一早已经派众家将埋伏在四周,并没有用到其他人,以防被信陵君提前收到消息。而信陵君的行踪更是已经掌握得非常精准,趁他入了王宫,龙阳君知道机不可失,马上发号命令将这间大宅围得水泄不通。

????龙阳君一声令下,候荣、章武与十数名家将冲进宅内,以迅雷之势控制了宅内的数名信陵君的武士和方士。

????兵贵神速,那些武士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龙阳君又是手势一挥,剑起剑落,将他们杀了个干净。

????候荣指着一道铜锁说道:“那些孩童就被关在此处。”

????龙阳君走近前,只见白芒一闪,那道铜锁已经被他的利剑所破。

????释放了二十余名孩童,龙阳君又下令候荣与家将寻问那些孩童的家乡,能说出地址来的都派人护送回乡,剩下两三名较小的,看样子是被吓坏了,连话都说不流利,便命人暂且带回府中。

????剩下数名方士,章武便问道:“君上打算如何处置这些方士?”

????龙阳君眼中寒光一闪:“留下一个,剜舌,刺耳,处理好伤口,本君尚要利用他来圆场。”

????之后,这间大宅便在大火之中化为灰烬。

????由于郊外并无什么人烟,故此次行动,可谓神不知鬼不觉。龙阳君心中掠过陆宇的样子,不知为何,一缕激动之情不由而生。

????第二日一早,龙阳君直接入宫面见魏王,却见信陵君也在宫中。见到龙阳君,信陵君有点意外,好像是没想到他竟这么快进宫。只见他面带怒容,显然已经知道了昨夜之事,却不能当场发作,龙阳君差点就想笑出声来。

????魏王问道:“爱卿这么早进宫,是否有事启奏?”

????龙阳君故意提高专线说道:“禀大王,近月来一直传有孩童失踪之事,经过臣不断追查,终于查到贼窝匿藏之地,昨夜在城郊消灭了此处贼窝,并解救所有孩童,实乃我大魏之福。”

????朝上众臣听龙阳君这么一说,顿时议论纷纷。

????果然魏王面色一变,支支吾吾地说道:“竟有此事?”

????龙阳君见魏王这个反应,显然信陵君还未曾将此事向他禀报。当下便道:“只可惜那些贼子非常狡猾,见臣人数众多,立即放火并当场自杀,故臣只是解救了那些可怜的孩童,而无法追查幕后黑手。”

????说完,便抬头望了信陵君一眼。

????信陵君一愣,正想说话,却见魏王松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失踪的孩童已经得到解救,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此便好,龙阳君你办得好,寡人定当论功行赏。”

????龙阳君又道:“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捉拿孩童来炼成丹药,真是丧尽天良。不过所幸臣手快,及时活捉了一名方士,现时臣已命人严加看管,在殿外等候大王发落。”

????魏王“噔”地一声,坐直了身子,就差没有跳起来,喝道:“爱卿办得好,这种丧尽天良的人,当斩不问!”又立即高呼:“来人!将那犯人就地问斩!”

????龙阳君正色道:“大王且慢!此人身系幕后黑手,如不彻查,以后还不知要失踪多少孩童,故臣恳请大王下令,将犯人押后审问。”

????此时却听信陵君说道:“大王已经下令立斩不赦,但龙阳君此话也不无道理,不如就将此犯人交与臣弟,让臣弟审问究竟。”

????魏王听他这么说,才点头道:“好,此事就交与信陵君彻查!”

????龙阳君故意向信陵君作了一揖,说道:“那此事便有劳信陵君了。”

????信陵君眼中闪过一丝杀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是为人臣子应做之事。”

????魏王干笑一声,说道:“有你二人如此尽心为国,实乃我大魏之福。”

????众臣一齐歌颂高呼。

????龙阳君回府后,心情大悦,与候荣、章武、荆杰等人分享了朝上之事,众人无不大叫痛快。

????特别是章武,亦在心中暗赞陆宇。

????这次龙阳君依陆宇的提议,直接捣毁了信陵君用童子炼丹的老窝,又在朝中百臣面前公开此事,信陵君做梦也想不到龙阳君会如此迅速,显然已经查到他头上来,却又在朝上放他一马,令他不得不将追查之事揽到自己身上去。

????因为信陵君别无他法,只有将那方士要过去,才能在表面上扮作处理手尾,追查幕后黑手,而暗地里则可以将其杀掉,以绝后患。

????说到此处,章武哈哈一笑说道:“本来这是下策,不过能起到这样的效果却也是意料之外。因为用童子炼丹此事已经曝光,短时间内也再不会去抓人,既要忍着,又不能有所行动,真是大快人心。”

????陆宇也笑道:“只有在古代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肖正文不解地打断了他的话:“什么古代?”

????陆宇尴尬一笑,说道:“只有在这里才会发生这样的事,若是在我家乡,管他是天子还是庶民,犯了罪就直接抓人了。”

????话音一落,发现众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由暗骂自己又在这些古代人面前穿越回现代了。天子君王在这个时代就是王者,哪有什么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事,法律在权贵眼中便是用来压迫百姓的产物而已。

????凌梵不解地说道:“陆大哥的家乡也不过是楚亭,难道与楚国的律法有那么大的差异?”

????陆宇挠了挠后脑笑道:“我家乡离楚国中心较远,老百姓们都很守规矩,没有像中原这边贵族分化这般严重。”

????章武点头说道:“或许二弟家乡离百越较近,律法上更接近百越。”

????陆宇钻了个空,忙岔开话题,催促凌梵继续说后来的事。

????后来信陵君回到府中,肯定是大发雷霆,凌梵也是被唤去清扫摔破的茶杯才有机会看到这个场面。饶是凌梵表面上戴了一副面具,也被发怒的信陵君吓了一跳。

????只见信陵君狠狠地一掌拍在桌上,怒道:“龙阳君这个小人,分明是有意剜去那方士之舌,刺聋他耳,还故意在朝中百臣面前卖弄,差点令本君下不了台,此仇若不报,他还以为本君怕了他!”

????西门候不断劝他息怒,又愤愤不平地指责龙阳君,同时又说道:“但是龙阳君却也给了君上一个台阶,似乎又不像他的作风。”

????信陵君瞪了凌梵一眼,不满地说道:“清理完就给本君滚!”

????凌梵赶紧扫完最后一点碎片,走出内堂时,却躲在了一边,没有走远。

????只听信陵君压低了声音说道:“本君量他也不敢在朝上直接翻脸!西门候你给本君好好监视那小子,现在任何外人本君都不能相信,如果务之那边有异动,立即处决那小子。”

????西门候连连应是,又说:“按理来说,那小子是陆宇的拜把兄弟,如今在君上府中,料想他也不敢乱来。况且如今他身受王命,若不保护好公主,那时将会是整个大魏的敌人,谅赵国也不敢包庇他。”

????信陵君道:“陆宇那小子虚实难测,龙阳君亦在拉拢他。本君倒也不怕他耍花样,你叫那两名武士,密切注意肖正文房内的动静。”

????西门候问道:“君上担心有人进府内劫人?”

????信陵君冷哼一声,道:“本君的府邸是说来便来的吗?”

????西门候忙大拍马屁,说道:“且不说府上戒备森严,只凭君上的名声,量谁都不敢打这里的主意。”

????信陵君说道:“如果有人敢来,本君倒正好找个借口来对付龙阳君!”顿了一下,又沉声问道,“晋氏一族有没有什么动静?”

????西门候答道:“经过密查,小人发觉晋氏族人确有嫌疑,暗中雇买刺客,还私下结党。小人已派人将铜炉送到他们族内,现在他们都不清楚为何君上突然间会赐铜炉给他们。”

????信陵君冷笑一声:“好!朱老的仇终于可以报了。加上将炼丹一事,足以将晋氏灭族!”

????然后便听到西门候高声歌颂。

????这时凌梵听到里面脚步声响起,便赶紧走开,以免被发现。

????果然西门候去见了住在肖正文隔壁厢房里的那两名武士,吩咐了一番,然后又去往陆宇原来的厢房。

????代姬见到西门候,有些慌张,忙起身向他行礼,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西门候的眼神在代姬身上游走了一番,又狠狠地在她的双峰瞪了一眼,才道:“陆爷至少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可怜你要独守空房了。”

????代姬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眼见西门候的双眼不老实地打量自己,心里却无比紧张,当日在魏王宫里,西门候也是用这种眼光看着她,后来便与另一名燕女同时被西门候挑中,在往信陵君府的途中,西门候的双手亦在她身上不老实过,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被赏赐给了他,却不料原来他是为陆宇代劳。

????当她成为燕国严格挑选出来作为歌姬时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再不受自己所控制,因为歌姬的下场她也见过不少,当中不乏不听话而被活活打死的。所幸后来遇到了陆宇,服侍陆宇的那小段日子里,是她多年来最有安全感的时光。

????那时她就已经认定了陆宇,心下暗暗决定如果西门候敢碰她,便以一死来报答陆宇。

????西门候见她不说话,又轻挑地说道:“如果当日本大爷挑选的是你多好,你那同伴不但是朵残花,还欲求不满,大爷还是喜欢你这种欲拒还迎的多一点。”

????代姬低头不敢望他,嘴里却说:“现在代姬已经是陆爷的人。”

????言下之意,便是要西门候自重,毕竟在她的心里,仍认为目前陆宇是信陵君府上、甚至是大梁的红人,但她却不敢把后半句话说出来,怕惹怒了西门候。

????西门候冷哼一声,说道:“那就要看他回不回来了。若不回来,最多再有一个月,你恐怕会是很多人的人。”说罢便拂袖离去。

????代姬吓出一身香汗,感觉自己的双脚像长在地上一般动弹不得。

????这时凌梵从内房中走出来,握紧代姬的手,轻声说道:“刚才他如果敢碰你,我便叫他出不去。”

????代姬嘤咛一声,整个人瘫倒在凌梵的怀中。西门候最后那句“你恐怕会是很多人的人”把她的三魂吓掉了两魂半,虽然知道很快就会暗中离开信陵君府,但是陆宇不在,她的心里完全没有个底,确是害怕如果逃走不成被发现,那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凌梵又安慰了她几句,又说道:“你不用担心,既然陆大哥将你交托于我,那我便会保证你能够安安全全的。”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